当前位置: > 图片 >

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将做精神鉴定 校方称是个案

来自:网络整理| 发布时间:2018-09-28 12:17 | 作者:采集侠

四川警方将对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做精神鉴定

爸爸说,虽然这个儿子是从别人家抱养来的,但全家他最争气。

四川警方将对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做精神鉴定

母志鹏小学毕业照片。

四川警方将对北川中学杀人学生做精神鉴定

母志鹏把学校发的面霜全部拿回家给母亲用。

“母志鹏来到床铺前,提起手中的刀,放在熟睡中的同学脖子上,用尽力气猛地斜割了下去。随后,他迅速离开了这间寝室。”同样的场景如电影重现,“少年将刀刺进了女孩的身体,一刀、一刀,又一刀……”这是台湾电影导演杨德昌在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一片中的一幕,残酷的青春。

北川中学又一次处在风口浪尖上。四日,北川中学高一学生母志鹏持刀杀害了同年级学生李浩龙,警方在13日宣布,故意杀人案已侦破,母志鹏已经归案。

当日,北川中学男生302寝室发生伤害案件,警方接到报警不到一个小时,母志鹏来到城郊派出所投案,称自己伤了人,同日凌晨3时52分,参与抢救的四○四医院宣布被抢救者李浩龙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究竟是什么让这个16岁的少年断然下手?这是一场青春的毁灭。

爸爸说,虽然这个儿子是从别人家抱养来的,但全家他最争气。

村里人说,他是樱桃沟2008年整个村子唯一考上高中的娃娃。

以前的老师则早就给他爸妈说过你们这儿子心理有点问题。

“婆婆,你慢点儿走啊。妈,我走了,拜拜。”1月3日上午,过完元旦假期,母志鹏离开家的时候,和平时一样温顺。他身上带了200元,是这次放假回家找母亲要的,其中,150元要用来交学校的书本资料费,还有50元是零花钱。父亲母贤兵在门口嚷嚷了一声,再多带点吧,母志鹏坚持说“不要了,够了”。

下沉的心

他的心似乎也在下沉,沉到谁也看不到的深渊

那天天气不好,特别是他樱桃沟高山上的家,有些霜冻。他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牛仔裤就上路了。母亲站在坡上看着他,身上一阵寒,这是北川中学给学生们发的一条牛仔裤,也是他仅有的一条像样的裤子。整个冬天,他都说穿着不冷。

像往常一样,母志鹏必须走完一条长达20公里左右的盘山碎石泥泞路,才能到山下的陈家坝乡坐大巴返回学校。从小到大,母志鹏只是步行上山、下山,每次要走两个多小时,狭窄的山路基本上走不了客车,他也“舍不得40元的摩的费”。

母志鹏家的吊脚楼30年前就建在了这座高山上,2008年地震的时候,整个屋顶都坍塌了,后来政府拨款才把顶给修葺了一下。不过,因为没有足够的钱,屋子里最大的一面墙还没有封到顶,冬天刺骨的山风直吹进来,家里就像寒窖。在大兴土木的陈家坝乡,他们家没法迁走的原因,还是缺钱。

母志鹏每往山下走一步,他的心似乎也在下沉,沉到谁也看不到的深渊。谁也说不清楚,这个刚才还无比柔顺的少年,是不是从下山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毁灭青春。

喋血青春

谁也没在意这个提着刀的少年,他想办法把刀弄进了寝室

母志鹏的路线似乎已经有所设计。离开家,来到绵阳这个平原城市。与冷清的樱桃沟相比,这里人声鼎沸,喧嚣无暇。下午2时,在拥挤的人群里,他也许有些思考,但随即,他走进绵阳火车站旁的荷花市场买了两把刀。

谁也没在意这个提着刀的少年。然后,他想办法把刀弄进了寝室。1月3日,看起来风平浪静。

1月4日凌晨2时06分,本不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母志鹏提着买来的两把刀,走进了斜对面302寝室。

据之前有媒体描述,寝室内有序摆放着三排上下铺,处于中间位置的一张床铺,过道稍宽。黑夜中,母志鹏走到这张床铺前,提起手中的刀,放在早已沉睡的同学脖子上,猛一下斜割了下去。随后,他提着血淋淋的刀迅速离开。

像梦游般,母志鹏竟去了教室。此时他似乎清醒了些,拿出了笔记本,认真地写道:我对不起父母,对不起老师,对不起这个同学,我又不认识人家,为什么把人家杀了呢?我很后悔!

随后,他翻过北川中学的墙头,打了一辆出租车,到距离最近的绵阳市城郊派出所投案自首。当他后悔不迭、在高墙下投案的时候,这个他“不认识”同学李浩龙却因动脉、喉管、气管全部被割断,结束了自己16年的青春。

文章来源: 皇冠体育 http://www.ksycd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