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图片 >

夫妻因养子就医被抱走索赔 医院称或系自导自演

来自:网络整理| 发布时间:2018-09-28 12:40 | 作者:采集侠

夫妻因养子就医被抱走索赔医院称或系自导自演

娃娃在新生儿病房被人抱走


夫妻因养子就医被抱走索赔医院称或系自导自演

婴儿失踪,董泽兴和妻子十分心痛


  养父母:刚领养几天的娃娃不在了,医院失职医院:不排除“家属自导自演”的可能

  新闻事件

  膝下无子的董泽兴与妻子何清蓉领养了一名男婴。因脐带有感染,将孩子送到成都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。谁知入院第3天,孩子就被抱走

  当事医生

  陈泽敏说,一名自称“董小斌(男婴)家的亲戚”的妇女每天几次来看孩子,自己一直把她当作孩子亲戚看。是这名妇女抱走了孩子

  家属质疑

  孩子出院时既没签字,医院也没打电话跟他们确认,把孩子交给陌生人,实在是荒唐。或者是医院将孩子转给了其他有钱的领养者

  医院态度

  新生儿室的监控录像等都交给警方,等待警方调查。不能完全排除“家属自导自演”孩子被抱走的可能,以此向医院索赔

  1周多前,已过不惑之年却膝下无子的市民董泽兴领养了一子,不料出生仅7天的娃娃送到医院检查后,却发生了一件离奇之事:娃娃被一名中年女子从医院病房抱走了。是谁抱走了这名仅一周大的男孩,为什么又会被人轻易从医院抱走?这一事件引发了董家亲友与成都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间的矛盾。据了解,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  事件回放

  膝下无子夫妇俩领养男婴

  昨日上午,董泽兴和妻子何清蓉再次来到武侯区五医院,与他们同来的还有董家、何家的几十名亲友。在医院门外,何清蓉说,“娃娃在病房遭人抱走了,听起来这事太荒唐了。”

  今年42岁的董泽兴是彭州军乐镇人,他和38岁的何清蓉结婚多年却没有生育,为此他们一直想领养一个儿子。碰巧的是,年初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:董泽兴有名老表叫谢大元,谢有个一起做活路的工友彭刚生了第三胎,彭刚和他老婆经济十分拮据,想把孩子生下来送人,经过谢的搭桥,董泽兴夫妇提出领养孩子的愿望。

  本月6日大早5点,彭刚妻子在簇桥凉水井6组的租住房内顺产了一名男婴。按照事先约定,董泽兴夫妇从伯舅等亲戚处凑了钱,第二天,两口子和何清蓉的姐姐何琳及谢大元4人赶到彭家,给了彭刚一笔吉利数字的“营养费”8800元后,娃娃就被抱回来了。董泽兴说,当时在场的除了他们6人,还有彭刚的干亲家母见证,因为都比较熟,双方并未签书面协议。

  入院第3天娃娃被人抱走了

  何清蓉的哥哥何永忠说,他家在接待寺,离那最近,全家人抱着孩子就先安排住他家。一家人发现这名小男孩啼声洪亮,五官端正,只因未在医院出生,脐带没剪好,当天下午第一次带到医院包扎了脐带。董泽兴说:“娃娃一点缺陷都没有,又是刚出生就抱回来养,我想我终于也有儿子了。在没抱回来前,我就把名字取好了,叫董小斌。”

  1月13日,孩子脐带有感染,上午11时左右送到附近的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新生儿科,接手医生是该科负责人陈泽敏医生。次日,两口子来新生儿室探视,因为是新生儿室,全程由医院照料,他们家属不能进核心区。要探视的时候,他们只能推开外门,从里侧一个玻璃门看孩子,当时还看到孩子在暖箱里呆着。

  不料,到了15日上午11点,两口子再来看孩子,却遭医生反问:不是被你们亲戚刚抱回去了吗?“哪个亲戚抱走了?我们不知道。”董泽兴大为震惊,发现不对劲后马上要求报警。不久,警方赶到医院并立即着手调查。

  家属提出质疑

  质疑一:不签字就让人领走娃娃?

  昨日上午,再次来到医院的何清蓉痛哭流涕,拽着陈泽敏喊着:“把娃娃还给我!”何清蓉说,她好不容易才当了妈,但还没好好疼上几天,就因为医生的不负责任,当妈的幸福就被无情地夺走了。

  董泽兴告诉记者,13日入院时,他在入院证上留了联系方式,而且每天都去医院探视了,现在医院突然说孩子被所谓的“亲戚”抱走了,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,除了震惊,就是觉得荒唐。“娃娃被抱走前,这么大一件事情,一条活生生的人命,医院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确认一下?而且,出院时在对方未签字的情况下,居然敢就这么把孩子交给陌生人,这难道不够荒唐吗?”董泽兴言语激动。

  质疑二:医院把娃娃转给他人了?

  何永忠反映,17日下午2点多,他突然接到一个“15008437×××”的陌生号,“对方男子说,有个大老板要这个娃娃,说找个地方我们谈谈,我问对方是哪个,那男的不说,我说我家娃娃掉了,必须要找回来,对方就威胁我说,你还要不要过春节,口气非常狠。”何永忠描述道。后来,他再给对方打过去,对方就不接电话了。

  昨日中午,何清蓉用嫂子刘德凤的手机给这个号打过去,对方接了电话。从这段被录下来的对话中,听到何清蓉哭着咆哮,大声质问对方:“你有没有良心,我这几天饭都吃不下。”“娃娃抱走了,医院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?”一名男子语气缓和,反复以“警察晓得会处理这个事情”来搪塞,最后说了一句“就这样吧”,就掐断电话。

  董泽兴说,何永忠、何清蓉的电话在报案后都留给警方和医院,对方才突然打来那个电话,所以他们非常怀疑医院知道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,就把孩子转给了其他有钱的领养者。

  院方说等待警方调查

  当事医生:抱走孩子的人骗取了我的同情心

  下午1时,记者就此采访了当事医生陈泽敏。陈泽敏说,因为“董小斌”本身也是领养儿,且13号送到医院来时,对方来了一大家子人,自己在安全防范上就大意了。后来有一名“30多岁样子、城乡结合部穿着”,自称“董小斌家的亲戚”的妇女每天几次来看孩子,又是送衣服又是关心病情,自己一直把她当作孩子亲戚看。

  15日上午10点半左右,那女的又来了,说娃娃的祖祖快要去世了,必须要见娃娃最后一面,要把娃娃接回去,过两天再送回来,说的时候眼泪直流。当时孩子脐带已治好,陈泽敏就让对方把孩子抱走了,没给董泽兴打电话确认,也没要求对方在出院证上签字。

  “我承认,我忽略了这一点,是一个过错,她骗取了我的同情心。”陈泽敏说,自己不认识那个女的,后来家属赶来要孩子时,才知道事情麻烦了,现在自己正面临医院的处分。

  医院:不排除“家属自导自演”的可能

  采访陈泽敏过程中,陪同一旁的医院一名负责人说,这一事情发生后,院方十分重视,目前正在配合警方做刑事调查。但“抱走事件”中的一些细节,不得不让人产生一点怀疑。

  该负责人说,董小斌仅有医学证明,上面名字一栏是空着的,未等名字完全确定后,是不开出生证的。入院时他们交代孩子叫董小斌,名字使用范围还很小,只可能是亲属才会知道孩子的名字叫什么。而那个抱走孩子的妇女,每次看望都能准确叫出孩子的名字,而且,10点半孩子被抱走,仅过了20分钟,对方就冲到医院来要人,而且来了一大群人,这不由让人怀疑背后有鬼,不能完全排除“家属自导自演”孩子被抱走的可能,以此向医院索赔。

  对于家属所称的“转卖给有钱人领养者”说法,他说这一说法相当荒诞,医院有再大的胆也不会这么做。

  医院副院长赵刚说,医院态度是等待警方调查,新生儿室的监控录像等都交给了警方,目前案件已由武侯刑大负责。孩子未找到前,此事无法定性,一切等破案就会水落石出,但他认为,医院在监管上没有漏洞。

  到底是谁抱走了婴儿?这件事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秘密?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。

  记者李逢春摄影刘陈平

文章来源: 皇冠体育 http://www.ksycdp.com